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天蓝鹰的博客

自得其乐 不菲交流

 
 
 

日志

 
 
关于我

錾尽坎坷昂首行, 不菲岁月无情剑。 休怕人笑疯和痴, 直抒艾怨与爱怜。

网易考拉推荐

根铨兄来信:赋诗赞美或痛斥眼前的生活断片  

2006-09-05 23:57:25|  分类: 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铨兄来信:赋诗赞美或痛斥眼前的生活断片 - 乐天蓝鹰 - 乐天蓝鹰的博客  
 
根铨兄来信(2006-9-3
 

尊敬的鹰先生:

这一个多月来,心情郁闷,源于“再续集”被你大删改,没有安全感,我怕是要失去你这个朋友了。82日。一气之下,写了《画龙剜肉行——哭“再续集”被大删改》,83日寄往福州,,道衍从庐山回来后再接读,回信劝我不要动气,应体谅修改者的好心。后又得知,你宣称“后续篇也会随手略改”,我更怕了。须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会遭致杀头,一部《年轻人罗曼》手稿曾遭致坐牢三年,妻子失业,至今郁郁于心,成了生活的一大负担。文责当自负,我知道你不会害我,但世道艰难,网络失控,奇事不断,不得不防。万一出了差错,被坏人钻了孔子,那是跳进曹娥江也会洗不请。一部手稿,终于大白于天下了。当时,有什么不可以说,但是人心险恶呀,防不胜防,竟遭此大难。你能说,天下人都有你这份好心?我是过来人,而且还在遭受妻子失业的苦,没有安全感的事,我不干了!明人不做暗事,今天把《画龙剜肉行》寄给你,你可以撕毁,你可以反驳,你可以谩骂,甚至:可以断交。回想自认识你以来,你为我百般辛苦,给了我许许多多的快乐,请允许我永远地说下去:谢谢……同期寄去的还有给诗人飒然的一首诗,你也可以改。手头还有五首小诗,我不敢寄了。我写诗的目的很明确:要出一本书作坟墓留给后人,别无他求。如果是另外一种方式:提出修改的建议,让我自己抉择,我会感激不尽,诗一定会改得更好。你如此剥夺我的定稿权,我恨你!还说还会随手改下去,我不得不说:不!

昨晚道衍来电,劝我对“小老乡”不要动气。其实呢,在《画龙剜肉行》里,我反对一种做法,终究肯定了你是好好先生,点出了“画龙”的好心。我最笨,总能体谅你的好心的。你看办法吧,你如果能收回成命,尊重我的定稿权,咱们什么也好说,假如你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不给我安全感,我们从此停止诗歌交往,不过老乡关系永存,不可以成为仇人的。你说呢?失去你这位诗友,我会遗憾终生的,没有办法,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谁也不会屈尊附和的吧?

你的专辑内容丰富,趣味丛生,智慧遍地,可读性很强。《诗是什么?诗是生活。(拾粹)》又把我推到了至高的地位,真是用心良苦,谢了!我曾想,诗论是你的专长,怎么不论了呢?既然乐于做别人的先生,何不理论上给予指教?使她们在你的指导下写出更多更好的诗作?这岂不比一字一句的修改更有意义?“诗是生活”的论断会产生歧义的,过份的生活化会失去诗的空灵,趋于平庸,你想过吗?何不在这方面发挥你的才华?我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小心翼翼地写诗,你们说过我写诗越来越差的话,那是因为越来越生活化,少了一点诗的空灵感(包括想象空间),我曾十分苦恼。这同对诗的认识有关。我斗胆喊出了“中国的诗坛太古老,既神圣又崇高”,并且断定“诗是生活”,这样使诗歌更贴近人民,更容易普及,把诗从象牙塔里移(行)向人间。诗仅有空灵是不够的,对上帝的对话并没有什么不好,但诗更应该贴近人的生活(心灵)。所以,我认为“诗是生活”的认知,不仅允许存在,还应提倡。对此,你不能说点什么吗?!

八月中旬去上海女儿处住了半个月,约会了七月份刚从美国回来的赵鹿轩。他是只比我小一岁的老侄,在一起看牛长大的。后来我当兵去了,他上安徽大学去了。毕业后分配到上海数学研究所,并且结婚生子。退休后,夫妻、子、女全去了美国,有了绿卡,成了半个美国佬,每年1~6月做美国佬,7~12月做中国佬。他官至所副所长,厅局级,退休工资不低,在国内看病全报。这次有幸相会,我送他三册小书,回去后当天就看,《诗信寄尹南勇先生》给他以震撼,当即电话询问是不是他的隔壁邻居?我已如实相告,他那个高兴劲,令我感动。真所谓老乡会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实在不应该吵架。

生气归生气,信还是长信。

请注意秋老虎吃人!祝好!

 

赵根千  2006.9.3  

 



     片 云 行

 ——读诗人飒然近作有感

 

 

在我的天空里

从来都只有流星

岂知始有今日

不经意地飘逸一片祥云

祥云上面端坐一位淑女

悠远而美丽,亦幻亦真

超凡脱俗,一路善心

看见她降落在神殿佛门

吟吟细语,肃穆虔诚

至高至纯,充满憧憬

我期盼她驾回人间的乐园

大地会献上生命的翠绿

还有那到处弥漫着的春兰的香艳

以及无需通报姓名的行者的祝福

 

 

                   赵根铨于2006714

 

 

此系新作《诗苑小草之三》中的两首,可以任意修改。

赵字

2006.9.3

 

 

画龙剜肉行

——哭“再续集”被大改

 

 

你你你好好先生

博客拿我寻开心

不说篇篇留伤痕

单表那个初夏行

动起手来太凶狠

十有九刀不见情

支离破碎喊苍天

哀叹情爱焚我身

割肉补疮真要命

浑身上下血淋淋

我的嘱托成屁话

还说动刀经批准

友谊河上浪滔滔

诗海汪洋呼啸声

一头撞向不老山

画龙剜肉痛我心

 

          赵根铨于200682

 

已于83日寄福州,陈没有修改。

                               赵字

                                2006.9.3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