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天蓝鹰的博客

自得其乐 不菲交流

 
 
 

日志

 
 
关于我

錾尽坎坷昂首行, 不菲岁月无情剑。 休怕人笑疯和痴, 直抒艾怨与爱怜。

网易考拉推荐

拾零集(3)  

2006-09-06 22:41:47|  分类: 不诗不歌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十五周年国庆

 

母亲

  用热怀

    屏蔽了

乱世的呻吟;

 

父辈

  用枪杆

    反抗了

敌人的蹂躏。

 

母亲

  用糠皮

    营养出了

哺育我的乳汁;

 

父辈

  用鲜血

    换来了

我的今天!

 

糠皮的味道

  有没有

    母亲乳汁

那样的鲜甜?!

 

鲜血的奔流

  有没有

    大江水一泻千里

那样的痛快?!

 

贫农的血泪史

  第一个

    给我作了

回答。

 

愤怒的大火

  烧毁了

    封建制度的

千年的根基;

 

愤怒的大火

  烧起了

    千百万儿童

对反动派的仇恨!

 

口嚼香糖,

  小眼里却燃烧着怒火,

  竖起怕听爆竹的小耳朵:

  快乐地

    听到了

击毙恶霸地主的枪声。

 

党啊,

  我真正的

母亲

——我的生命的源泉!

 

  不再用糠皮

    营养乳汁;

——你用丰功伟绩激励青年!

 

  不再用热怀

    屏蔽呻吟;

——你用毛泽东思想引导我们!

 

党啊,

  我真正的

母亲

——我的青春的源泉!

 

           作于1964年国庆节前夕

 

童年

 

  

 

咽不下一汤匙玉米糊,

吃红糖却半碗还嫌少。

母亲用糠和野菜营养出来的乳汁哺育我长大,

我却不知道糠和野菜的味道有没有乳汁鲜甜。

 

口含棒糖与翻身农民同庆解放,

在斗争恶霸地主的大会上我看到了仇恨。

连酒和衣服都随着土地归还了农民。

爷爷高兴得用分来的酒教会了我喝酒。

 

大人们愁苦的脸面上抹上了欢喜的云彩,

互助组的黄牛因为欢蹦乱跳用角挑了我:

嘴声唇皮破了,出了一点血。

诺,这是我出世以来吃着的第一次大苦头。

 

 

我坐在小石桥上望着溪水中老槭树的倒影,

你看小孩子的想法多么自然,多么在理:

“这溪水从南山那边向北面流来,

北山那边一定会有小溪自北方流向南方。

 

“我们每年夏秋在溪里快乐地游泳和捉鱼,

别的地方的孩子我看也不会太特别。

顺着溪江游下去一定会遇到奇石和怪鱼,

虾和蟹的胆子越到下游就会越大……”

 

莫名其妙,但是想得津津有味,

连赶牛人的大声吆喝都没有听到:

大水牛一边走一边用鼻子嗅我的头,

吓得赶忙往溪水里一跳——我顺便洗了个澡。

 

 

附近尽是些同姓同族的村庄,

相邻的村庄几乎毗连,相隔说远也不过一两里路。

我曾经和小朋友们登上南山顶峰向北眺望,

呵,满眼是星罗棋布的“鸡笼”般的村庄。

 

我们村东边大半是底矮的泥墙瓦房,西边小半是楼高庭广:

东边穷人世世代代用苦泪洗脸,西边富人终年鱼肉终年欢笑;

嘴里“阿公”、“阿婆”、“伯伯”、“阿姆”,富人对穷人总是

笑里藏刀。

 

连我的大舅妈也欺贫爱富,对我家人冷眼相看,

我家和大舅妈家距离不过五里,穷人和富人中间相隔何异千

百里路!

因而妈妈赌气不把自己的儿子带去外婆的村庄。

好在外公外婆和大娘舅都早已亡故, 不见富舅妈的面也就无

所谓。

 

 

想起九岁那年第一次去外婆家真是好笑,

放哨的儿童团员用哨棒把我取笑了一番:

我的鼻尖涂上了小娘舅带来的墨汁,

借来的老得发黄的台历在胸前小纽扣下荡秋千。

 

妈妈和小娘舅一个走在后,一个走在先,

偌大的外甥还第一次去拜见外公娘舅们!

解放初还流行旧社会那一套,

也就没有更多的人沿路相笑。

 

在陌生的村子里我马上以顽皮著名:

我与表哥表弟开始吵骂,打碎糖杯,推倒桌椅;

奇出怪样的问题引起外公娘舅们的哄笑,

这个村子的巷巷弄弄不久就完全熟悉。

 

 

 

三年级的小学生写大字特别漫不经心,

咬断了好些毛笔尖,墨水几乎用来洗手洗脸。

书倒读得不差,不是前三名也不至于当尾巴;

老师称赞我聪明,因为吵吵闹闹还得过第七名。

 

打棒和打陀螺曾经是我的拿手好戏,

害怕骑牛,因为我吃过牛角和“牛鳖”的苦头,我的嘴角和

肚皮上留下了伤痕。

两头门的物资交流大会我起初误以为是解放前那样的庙会,

看老太婆排队扭秧歌舞庆祝解放大家笑破了肚皮。

 

在晚上常常偷偷地跑去参加儿童团的会议,

当儿童团员我不够格,怎么说都嫌我年纪还小,

儿童团长是我堂哥,演起地主戏他真有一手,

有一次他在戏台上装个笨样子被工人、农民打翻,把地主出

了丑!

 

(原作于1964年改于1967.10.18.)

 

【有感】  云汉捉本色,尘帚写天真。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